手机阅读

连载 逆袭者

三伏天 更新:2020-12-09
现实百态
  • 4566
  • 1.0万阅读
  • 0收藏
最新章节:事发突然 2020-12-09
生活在江城市的张浩,因为右腿有残疾,所以他选择了轻体力活的手机维修。从业十几年来,虽然算不上暴发户,但比普通的工薪阶层还是略胜一筹,他心满意足地生活在这个小城市里,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:对爱情的期望值过高,所以变成了钻石王老五。   2008年的梅雨季节,张浩的老同学王小玲给他的单身生活打开了突破口,为他介绍了身材矮小,相貌平平,但有着一种天然韵味的江南女子刘芳,张浩的情感世界开始泛起涟漪,发起爱情攻势。虽然在交往的过程中有过摩擦和猜忌,虽然感觉到未来丈母娘强势,但在刘芳的三番五次逼婚之下,半年后他们就走进了婚姻殿堂。   婚姻的开篇往往是美好的,但婚后的生活往往是枯燥乏味的,各种小矛盾和小纠结聚集在一起,渐渐地变成了暗流涌动的火山,情感的错位和浪漫主义的小资情绪,使刘芳渐渐的偏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。她开始凡事计较,唯利是图,精心布局,策划诡计,她希望做一个一手遮天的家庭霸主。   可她偏偏碰到了性格耿直,孝心满满,遇事都讲三分理的张浩,这让她的各种小算计都失算了,她也因此更加的憎恨自己的婆婆--李兰,认为婆婆控制了儿子,夺走了张浩对她的爱,同时也觉得张浩一个人赡养母亲不合理,影响了两个人的婚后生活。为此,刘芳有过几次短暂的消失,甚至经常以离婚相要挟,一心想把婆婆扫地出门。在儿子两岁的时候,干脆搬出家单独居住,目的就是逼迫丈夫就范,从此就言听计从地听从自己的安排。   张浩虽然在家里左右平衡着两个女人的矛盾,可总是捉襟见肘,适得其反,在两头不落好的情形下,甚至看到了矛盾的更加深化,他开始变得焦虑,爆燥,无所适从。面对张浩婚后生活的一地鸡毛,面对小侄子本来可以避免的意外受伤,张家的三姊妹开始筹钱改造母亲的城北老居,让母亲寄居在老大家,从而让张浩一家三口过安定的日子。   可在母亲刚搬去城北老居不到一年时间,又赶上城市扩建修路,城北老居成了被征收拆迁对象,张浩的母亲又面临着过渡期的居住问题。在张浩的极力说服下,刘芳看在有两套安置房分在名下的份上,勉强答应了张母的回归。可是好不上半年之后,矛盾又开始频繁发生,磕磕绊绊的日子使张浩绞尽脑汁也无法应对,因为岳母娘家的矛盾也在此期间不断频发,两个矛盾家庭都难以对付,这导致张浩对本职工作丧失信心,甚至出现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现象。   张浩经济上的落魄开始凸现之后 ,这更加激起了刘芳的各种不满,她甚至怀疑是婆婆掌管着张浩的经济权,于是听信了自己母亲的指使,更是听信了母亲好友李碧群的教唆,逼迫婆婆交出工资卡。就因为这事捅了马蜂窝,婆婆李兰对这个媳妇更加的深恶痛绝,所以在针锋相对的暗斗到底。   由于维修生意的大滑坡,张浩的合伙人夏天对此非常不满,在张浩妹夫欧阳伟雄争取到三星售后的权益之后,面对十几万块钱的投资,张浩已经身无分文了,他甚至已经不看好维修行业了,于是主动退出与夏天的继续合作。夏天与张小猛在扩大维修间的经营范围之后,抓住了三星智能机的这段行情,把三星售后做得如火如荼,狠狠的赚了一把,这是张浩始料不及的,只能望洋兴叹。   因为家庭生态的不断恶化,他只能单独地靠维修勉强度日。可是攀比心日益高涨的刘芳,越来越看不起自己的丈夫,在加入微商团队之后,刘芳就觉得丈夫像一个中年油腻男,她用各种的算计和各种的冷暴力,开始变本加厉的伤害张浩,这使张浩觉得刘芳不仅嫌弃母亲,甚至还可能有外遇,这伤害到张浩的感情洁癖,面对整天麻将,夜不归宿的妻子,他的心情跌落到了冰点,可为了维持这埋买进坟墓半截的家庭,为了不伤及无辜的孩子,张浩把一切屈辱都忍受着,他虽然想着各种办法去挽救婚姻,虽然想着用赚快钱的方式强大自己,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,所有的投资都以失败告终,甚至还欠了点外债,这让他过上了如坐针毡的日子。   也就在2016年的夏天,所有的矛盾都到达了爆发的临界点。因为一件很小的洗碗事件,张浩终于忍无可忍地痛斥刘芳,甚至想胖揍她一顿。刘芳借题发挥,趁着这个机会,带走家里的所有贵重物品,来了个彻底大逃亡。   张浩在冷静思考12天之后,为了年幼的孩子不缺失母爱,他主动联系刘芳…劝她回家。可绝情的刘芳不仅记恨张家所有人,还向张浩说了两次断头话:老子就是不跟你一起过日子了。   面对失败的家庭,面对一无所有的现状,心灰意冷的张浩想到了跳桥自杀,在热心群众和警察的帮助下,他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,于是在巡警队长彭朝阳的训诫之下,他开始振作精神,筹备逆袭之路。   逆袭之路是艰难的,张浩决定在保持正常工作的情况下,利用晚上时间做兼职,以此来增加经济收入。他利用晚上业余时间摆地摊贴膜,可偏偏赶上江城市“三城同创”行动,两个星期不到 ,他的第1次兼职工作就这么夭折了,并且在与城管的对抗中,差点酿下人生中的大错。   面对失败和耻辱,他像一只受伤的孤狼,只能独自舔伤口。在第2天送孩子上学的时候,他遇上了槟榔批发店老板老杜,于是他决定利用业余时间做一个槟榔小哥,开始在夜间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想积累点创业资金。   在槟榔业绩不佳的情况下,有幸遇上了老同学杨凯帮他指点迷津,槟榔销售一路飙升,让他信心大增。可是这个兼职也好景不长,因为江城就这么大,恶性竞争很厉害,并且还有些地痞在霸占地盘,在张浩给紫荆花KTV送槟榔的时候,遇上了自己的老同学孟芝霞,她因为是这里的主管,所以为了照顾张浩的生意,所以擅自做主交代吧台…现金进货几大包槟榔,这正好让紫荆花老板的弟弟李兵看到了,他威胁张浩不要抢饭吃,在当场得罪孟芝霞的情形下,他警告张浩小心点。   事过不久,张浩在送槟榔的夜晚遇到了离奇车祸,幸好遇上发小李帅搭救,才避免了残腿被截肢的危险。通过这两次兼职之后,张浩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逆袭之路,充其量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的耍猴把戏,他决定如履薄冰干大事。   随着通讯市场的恶劣竞争,自己妹妹张丽的5家手机大卖场也在与时俱进搞改革。张浩在这些兜兜转转的改革中,他发现手机的质量越做越好,并且国产品牌越来越有优势的占领市场,在各种技术的更新下,维修行业已经成了夕阳产业,他在寻找机会转行,因为他要向刘芳证明…他不是一个孬种,更要对孩子今后的教育负责,就抱着这两个目的,他开始寻找人生突破口。  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张浩想到了建设银行信贷科主任叶大为,虽然自己曾经在资金上资助过叶大为搞沙石生意,但结婚后就一直断了联系。想起自己曾经向叶大为贷款失败过,他认为叶大为看重自己的职业生命,根本就不计旧情,没帮过自己,但在走不出困局的情形下,他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最后求一次叶大为。   虽然不抱多大希望,但叶大为告诉了他一条重要的商机…城东的建设银行总部面临大扩建,有一笔很大的土石方业务,但他估计张浩吃不下这个大单。张浩立马想到了已经是城建主力军的夏天,于是想利用这两个人与自己的关系,拿下这笔大业务,只要洽谈合作成功,他就能得到一笔10万块钱的中介费。   在自己的努力下,终于得到了10万块钱的第1笔创业资金,正好撞上老杜的一个开饭店表弟因为经营不善,正急于将门面转让,于是张浩决定进军餐饮业。因为自己本身就是饮食服务公司的职工,虽然停薪留职,但是从小到大他就见证过餐饮业的蓬勃发展,他知道餐饮业的40%利润已经是相当丰厚了,并且这种重复性消费只要做得好,就能引来源源不断的客源。   打定主意之后的张浩,正式开启了他人生中的第1次创业。由于他经营有方,严格管控好食材的新鲜,不断的翻新招牌菜,不断的钻研和改良菜品,博得了食客的认可,经过一传十,十传百,这个有点偏僻的“健康煲仔饭情调餐厅”,一下子开始誉满全城,成为了江城市小餐饮行业的奇迹。因此,江浩有了扩大霸业的雄心壮志。   在夏天的撮合下,张浩与夏天的妻舅龙海涛开始筹划一家年代酒家。因为龙海涛有着几十年的开酒楼经验,并且聚集了不少的人脉圈子,他看中的是张浩办事严格,没有劣习,并且对下属一直打着温情牌,能更好的管理一个团队。他们准备合力打造餐饮旗舰航母…纯真年代。   在妻子刘芳离开江城两年多的时间,张浩既当爹又当妈的管理好孩子的生活,并且暂时抛开感情生活,全身心地投入到逆袭之路上。可偏偏在这段时间里,自己曾经拒绝过的好友吴艳,正好也已经离异了,她希望跟张浩开启一段新生活,可一直就被张浩婉言谢绝,因为张浩一直就只把他当妹妹看待。   可是另一个离异女子李小凤,虽然只是张浩店里的服务员,但是外表形象颇佳,并且女人气质特好,处事能力也相当强。在她的爱情攻势下,本来就对她颇为亲睐的张浩,也想把她当做第二春的对象,可他又不得不照顾儿子的情绪,因为儿子始终还想念着他的亲妈,这也可能是刘芳偶尔来江城单独看望儿子,使儿子放不下对亲妈的那份眷恋。   在安置房分下来之后,在“纯真年代”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时,刘芳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讼。可就在张浩准备应诉的时候,刘芳的大哥刘仁军已经将张浩的事业发展告诉了妹妹,刘芳开始回心转意了,此时的张浩却陷进了两难的感情抉择中,他害怕刘芳的怪异性格和我行我素的处事态度,他不想再过那种如履薄冰的日子。可李小凤呢?不也是离婚一族吗?也许她的性格弱点还没暴露,经营不好第1次婚姻,第2次婚姻就能够幸福吗?张浩的心里非常的矛盾。   在“纯真年代”开张的日子,刘芳和她的母亲来参加盛大的开业庆典。张浩约刘芳去了欧奇利茶楼第1次见面的地方,由此揭开了许多阴谋诡计的谜底,刘芳在认错态度诚恳的情形下,要求主动退出婚姻的围城,他现在相信张浩曾经说过的话:非洲雄狮是不轻易狩猎的,一旦锁定目标,志在必得。   张浩在刘芳的坦诚和彻底放弃中,他发现刘芳在这离家的两年多时间里,确实有了第1次洗心革面的认知,看来刘芳并不是只图钱才回头的,她是有过真正灵魂回归的准备,才彻底揭穿自己的老底,这是对自己心灵的一次批判,也是对张浩能力的最终认可。   面对大彻大悟的妻子,已经有了宽广胸怀的张浩,开始选择原谅妻子,决定接受她的真心回归。   张浩带着妻子来到铁路桥上,他们准备好了100天的约定。用100天的时间考验这段感情的生死存亡,用100天去思考这段感情的真正归属,用100天去忘记过去,重新开始。   此时残阳如血,天空中孤鹰盘旋 ,儿子张博朝他们奔跑过来,久违的笑容开始在三个人脸上同时绽放。   此时的刘芳却有了一个新的决定,她要给自己的人生做一次主。。

书评

0条评论

暂无评论

Baidu